搜索
首 页
 
当前位置: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 >  首页栏目  >  热点专题  >  脱贫攻坚 > 正文
“扶贫路上的农发行人”一等奖 最是磨砺显担当
发布时间:2018-01-09

盛夏八月,烈日炙烤着大地。农业发展银行广西区分行机关100余名员工时隔一年再次踏上结对帮扶的那么村,这里的变化让大家欣喜不已:泥泞的羊肠小道已变成宽敞平整的水泥路,刚砍伐的杉木堆满了道路两旁,散养的鸡群随处可见,很多村民热火朝天地砌房造屋,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村民们看到领队的人,都热情地打着招呼:“书记进来坐坐!”

“书记吃饭没?”

“书记又带能人过来了?”

他们口中的“书记”,就是那么村第一书记何定刚,这名36岁的青年干部,一年前还坐在办公室里干着信贷审查工作,现在肤色黝黑,衣着朴素,俨然一副农民的形象。

何定刚(中)与那么村的村支书(右)交流情况

铺好“希望路”

那么村是隆林各族自治县88个贫困村之一,有11个屯、327户1560人,经2015年精准识别,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30户621人,贫困发生率达39.80%。 2015年10月,全国吹响脱贫攻坚集结号,那么村成为广西区分行对口帮扶的贫困村。2016年8月,得知区分行要向那么村派驻第一书记,何定刚主动申请,获得组织认可。

“小何是业务上的一把好手,又是隆林本地人,他有优势。”行领导对他抱有很大期待。

何定刚的老家在隆林县天生桥镇安然村,那是相隔那么村五十多公里的另一个贫困村。从贫困山村走出来的他,亲身经历过贫穷带来的苦难和辛酸,因此,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家乡早日脱贫致富。

由于熟悉环境,语言相通,何定刚很快掌握村情民况。这个村可以用“一穷二白”来形容:基础设施建设几近为零,道路泥泞无法通车,人畜饮水排水原始落后,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.14亩,村民主要经济来源靠种植杉木、外出务工,留守儿童辍学率非常高。

“要脱贫要致富得先有路”。便捷的交通是农村发展的先决条件,可钱从哪儿来?这个问题难不倒从银行来的何定刚。他运用专业知识,积极出谋献策,与当地政府部门、区分行沟通协调。在他的努力下,那么村的屯间小路被纳入隆林县农村路网建设“大盘子”,达到贷款准入要求。2016年9月,百色市启动基础设施建设大会战,开工仪式就在那么村村口;农发行向隆林县审批广西首笔通屯道路建设贷款2亿元,其中向那么村投入1800多万元,对村屯道路、饮水工程、文化设施、公共设施、学校、产业等基础设施进行了整体打包、整村推进。

路通天地宽。以前的交通成本直接转化为村民的获利,每根杉木材市场价从8—15元涨到30—50元,建房材料运输成本降低了三分之一。实现了农村丰富的资源与销售市场的紧密对接,进村收购土特产的商家开始多了,“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”的村民开始频繁往外走。一幅“设施完善、环境宜居”的新画卷正在那么村徐徐展开。

何定刚(站立着)向解学智董事长介绍贫困户情况

送上“致富经”

何定刚认识到,当前的脱贫攻坚工程与过去的“输血式”扶贫不同,重点突出“精准”二字,从深挖致贫原因入手,通过发展来脱贫,并防止脱贫后返贫,既要“救急”,更要“治穷”。他认真分析130户贫困户的致贫原因和脱贫需求,细分了几种帮扶模式:帮扶干部+模式、产业+模式、种植扶贫、教育扶贫、大病扶贫、政府政策兜底等等。

何定刚发现有的贫困户脱贫愿望很强烈,但最短缺的是发展资金。他便自掏腰包买了7000羽小鸡苗送给他们养殖,还帮助解决肉鸡和蛋的销路问题。贫困户尝到甜头,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。何定刚一看时机成熟,立即着手建立村集体经济合作社,并通过农发行的影响力引进产业化龙头企业。广西凤翔集团即是响应号召入村发展产业的企业之一,通过免费提供鸡苗和养殖技术,再回购肉鸡和鸡蛋的方式帮助村民脱贫。目前那么村集体已养殖1700余羽肉鸡,预计11月初可出栏,届时村集体经济收入将达到10余万元。

那么村的村民多是苗族,世代居住在深山之中,尽管符合易地搬迁的条件,他们却不愿意搬迁。于是,危房改造就成为脱贫攻坚的重中之重。何定刚从村里到镇里、再到县城多次奔波,为45户贫困户争取了危房改造指标。但“先建房后补贴”的政策,让穷得叮当响的贫困户仍然无法开工。何定刚拿第一书记的名头作担保,与镇上的建材经销商磨破了嘴皮,经销商同意贫困户赊欠建材款,危房改造前期资金短缺的难题最终得到解决。

长期闭塞、思想落后是那么村村民致贫的一大因素。扶贫更要扶智,何定刚不定期为村民举办金融知识培训、小额信贷培训、养殖培训等,从基本的理财知识入手,对贫困户申请小额信用贷款的利弊进行分析,使贫困户克服怕贷款心理,更教会贫困户建立收支账本,学会计算投资。他还积极推荐贫困户学习业务技能,如汽车驾驶、厨师、焊接等技术。

犹如甘霖滋润大地,新鲜的知识填补了村民思想上的贫瘠,他们慢慢有了想法和动力。泥巴坡屯贫困户杨金桥就是一个例子,他和妻子原来在外打工,吃了不少亏,“村里路通了,房子也建起来了,以后就打算在老房子这里养猪养鸡,不出去打工了。”他在何定刚的指导下发展了种养业,还能好好照顾孩子,生活越来越有盼头了。

何定刚带领村民领取凤祥公司的养鸡箱

情留最深处

在那么村的山路来来回回走了一年,每天和最贫困的人群打交道,何定刚原先朴素的悲天悯人变成了责任和担当,为群众办事变成了发自肺腑的自发自觉。“脱贫期限马上就到了,我得抓紧时间。”他的“家”安在了村委会,由农民书屋改造而来,不足10平米,做饭只能在走廊解决。他忙忙碌碌,对这些毫不计较,周末也少有时间返回老家看望年迈的老父亲。

3月份的时候,他父亲病重卧床不能自理,行动不便。“定刚啊,忙好你的工作,不到万不得已,就不要回来。”电话那端,父亲语重心长。电话这端,何定刚热泪两行。忠孝难两全,何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,下班后驱车一个多小时回老家看望父亲,一大清早又赶回那么村。奈何天不遂人愿,父亲还是离他而去。

更让他备受打击的是,他的二哥因车祸造成的后遗症,在4月份离世,伯父因病5月离世。三位至亲相继离开,何定刚几乎被击垮。

他的妻子,广西财经学院的老师,暑假来到那么村陪伴他,给了他莫大的支持和鼓励,让他慢慢放下伤痛。“第一书记给了我太多的感触,我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让那么村尽早脱贫。”何定刚把对亲人的思念深埋心底,继续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。

那么村正在何定刚的带领下,加快脱贫奔小康。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“第一书记比贫困户还贫困。”在对何定刚进行慰问的时候,单位同事发现了这一“秘密”。几十公里外何定刚的老家,还是矮小的石头瓦房,石头灶炉是屋里唯一能称得上完好的东西;门口的标示牌表明,他家也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。再进一步了解知道,前期治疗父亲和二哥的病症,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,还欠了外债,目前还担负着弟弟读大学和侄女读书的费用,自己也常常揭不开锅。

对自己这些的选择和付出,何定刚没有做过任何渲染,讲得最多的,是自己身上肩负的“责任”。

“我在这里,代表的是农发行,必须把工作做好做细做扎实,才能树立好党和农发行的良好形象”。

一讲到工作,何定刚的思绪又如江水连绵不断:那么村2017年必须实现整村脱贫摘帽!这是县里下的“死命令”,这是农发行立的“军令状”!“整村脱贫目前还有哪些缺项?贫困户脱贫还有哪些缺项?如何确保目标?如何通过验收?”对那么村了如指掌的他感受到压力无处不在,但更多的是对那么村如期脱贫满怀的信心

……

何定刚向村民传授脱贫知识

【关闭】    【打印】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