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首 页
 
当前位置: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作品欣赏  >  文艺 > 正文
又到槐花飘香时
发布时间:2018-05-17      作者: 刘卫东

晚饭后,去室外散步,一缕浓浓的带着甜味的清香飘进鼻孔,舒服极了。我循着香味四处寻觅,忽然发现马路两旁的刺槐不知何时开花了。那一串串含苞待放的小花,白色中夹杂着含羞的浅绿,是那么的美丽迷人,那醉人的香气,久久的弥散于空气中,挥之不去。此情此景,使我兴奋地差点叫出声来。啊,我又闻到槐花的香味啦!望着那一串串、一丛丛散发着香气的槐花,我的思绪在不经意间穿越时空,回到了与槐花结缘的童年岁月。

我生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那时正处在文革时期,经济发展停滞不前,粮食产量极度低下,老百姓的日子非常贫困。在我们村里,老乡们每天吃的无非是地瓜面煎饼,喝的是玉米面糊糊,副食也就那么一小碟疙瘩咸菜而已。偶尔能吃上一顿土豆丝或大白菜,那只是在节日里才有的生活。所以,每到春季,孩子们都眼巴巴地盼着尝些新鲜的、能调剂口味的食品,自然而然地大家都盯在了树枝上。因为每到春天,榆树、槐树都能带给孩子们一些惊喜。榆树会结榆钱儿,槐树会开槐花儿,而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来食用的,所以它们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心目中的“美食”。

为了得到这诱人的榆钱和槐花,孩子们个个练就了一副“飞檐走壁”般的爬树本领。小时候,和我同龄的小伙伴,个个都称得上是爬树的高手。对于我们来说,爬树摘槐花,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,不仅男孩子乐意干,女孩子也丝毫不甘落后。在槐花盛开的季节,一群小顽童结伴来到村子的树林里去搜寻槐花,丝毫不顾及乱刺的划扎。一个个像小猴子似的,爬到能摘到槐花的树杈上,用早已准备好的竹竿,绑上钩子,刚摘下一朵鲜艳的槐花,就迫不及待地生吃起来,哪管什么干净不干净啊,先饱食一顿再说。品尝过后,将剩余的槐花带回家,大人们把它洗净拾掇之后,和上少量的面粉,加上一点点的盐,做出香味可口的槐花呱哒,吃到嘴里别提有多香甜啦。

时光,在指缝间悄然流逝,曾经的苦日子,早已成为了过去。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,我们国家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巨大变化,人民群众的生活早已实现了温饱,现在正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进军。由于政策给力,农民的种粮积极性被充分调动了起来,我国的粮食产量达到了创纪录的十余年连续增长,饿肚子的梦魇早已成为遥远的过去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逐步得到提高,家庭餐桌上的饭菜也日益丰盛起来。即便如此,我对槐花做成的食物,依旧情有独钟。

如今,每当到槐花飘香的季节,闲暇时间,我都会来到刺槐树下,尽情地欣赏槐花绽放的盛景,顺便再摘一些鲜嫩的花朵,把它加工成自己喜爱的美食,以寄托对往昔岁月的怀想,感念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。(刘卫东)

【关闭】    【打印】
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版权所有